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武极乾坤 第409章 破阵杀敌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59:52

武极乾坤 第409章 破阵杀敌

孤岛之上,一棵棵树木与其地面上的藤蔓,就像是有着生命一般,一道道枝叶宛若钢鞭,一条条藤蔓好似铁链,向着其中的蛮刕而去。

面对这诡异的一幕,蛮刕眼中流露着极端的凝重,而后猛然间紧握手中的大悲刃,深吸了一口气,提起体内元力,便是冲着那诡异的枝叶也藤蔓挥舞而去。

“砰!砰砰……!”

巨刃轰击在那些枝叶和藤蔓上,就像是轰击在一条条铁索上,而且其中还有一股不俗的元力蕴含其中。

“哈哈哈!蛮刕,等着受死吧!我已化身为这孤岛上的一草一木,我无处不在,你会像是恶魔一样,时刻缠绕你在身旁!”

从那袭击而来的枝叶和藤蔓中,响起了苍鹤狰狞的大笑之声,正如其所说,在万象弑神阵中,他能够控制这里的一切,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,或者是地上的藤蔓。

再加之其游龙决的诡异,无数分身融于其中,的确那苍鹤已是无处不在了。

仓促的应对下,蛮刕感觉越发的吃力,这样下去体内的元力,最终定然会被消耗殆尽,而那苍鹤恐怕还会保持着巅峰的状态,因为此时被他震碎的那些枝叶和藤蔓中蕴含的元力,会急速的被周遭的树木和花草吞噬吸纳,定然是重返入了苍鹤的体内。

“万物相生相克!总有办法对付这万象弑神阵的!”

面色略显苍白,蛮刕心中暗暗的嘀咕着,突然间一道灵光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

万象弑神阵源自于佛经之中衍生而来,是以天地万物为根本,既然要破阵,那唯有毁灭天地万物只能,方才能够破阵而出了。

“哼!”一念至此,蛮刕怒哼一声,嘴角的笑容再一次掀起,他心中冷笑道:“狼狈为奸,哼!今天我蛮刕,就让这里,成为你们的墓地!”

“朱雀风雷翼!”

一声暴喝,蛮刕肩头一抖,背后传来气爆之声,随后九对羽翼铺展开来,其上没有丝毫的元力波动,但偌大的羽翼,让蛮刕宛若一尊天神一般。

“嗤嗤!”

不过下一刻,蛮刕心念转动,铺展开来的九对羽翼,猛然间收回,而后将蛮刕包裹其中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茧,蛮刕在朱雀风雷翼的守护下,卷缩在那羽翼之下。

“嗖嗖嗖!”

一道道枝叶和藤蔓袭来,而后死死的缠绕在那朱雀风雷翼上,本是被朱雀风雷翼包裹的蛮刕,此刻被那些枝叶和藤蔓不断的缠绕着。

仅仅片刻之间,岛屿上本是枝繁叶茂,然而此时,却是已经极为的荒凉了,因为那些树木和花草以及那些藤蔓,此时都是死死的缠绕在了包裹蛮刕的朱雀风雷翼上。

一个巨大的

武极乾坤  第409章 破阵杀敌

,足有数丈直径的圆球,浮现在了孤岛上,那圆球是由交织的藤蔓和树枝缠绕而成的,其上荡漾着一股强大的元力气息。

“哈哈哈!蛮刕,你以为这样,就可以了吗!”那巨大的圆球上,有着一道身影浮现而出,正是那苍鹤。

面目狰狞,苍鹤已是化身为这些枝条和藤蔓,隐约间可见,那狞笑的眼神中,带着一抹冰冷的戾气。

这一刻,蛮刕仿佛已经只能做出最后的防御了,凭借朱雀风雷翼将自己包裹,来承受那些恐怖元力的袭击,这似乎是他最后的手段,也似乎是用来保命唯一的方式了。

“这样正好,正好!蛮刕,我能够让你,在一点点的恐惧下,慢慢的死去,虽然你有那诡异羽翼的守护,但这正是你死亡的囚笼!”苍鹤狞笑不已,那声音中清晰可见他的喜悦。

那斩杀了苍空和苍井,覆灭了苍龙会的仇敌,如今已经被他禁锢其中,只能等待死亡,这如何能不让苍鹤兴奋呢。

“是么?”然而就在这时,身体卷缩在朱雀风雷翼下的蛮刕,脸上却是戳着一抹狡猾的笑意。

“给我烧!”

突然间,随着蛮刕低沉的笑声落下,其朱雀风雷翼上,猛然间升腾起一股炙热的火焰,焚元芯火在升腾着,其上更是有着一道道紫色的雷弧在缭绕。

“嗤啦!”

与此同时,那蛮刕残留在外的元力,在灵魂力的控制下,猛然间燃烧了起来,而后就像是一张火,铺盖而来,覆盖在了那巨大的圆球之上。

“啊……!”

仅仅是刹那间,便是能够听问到,苍鹤那痛苦的惨叫声,这一切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更是让他的实力,让他的生命力在急速的流逝着,而他已是无力反抗。

一瞬间,从即将复仇的喜悦,到了即将死亡的恐惧,从天堂到地狱,这让苍鹤甚至都是没有反应过来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他不知道,在菩提岛的三个月时间,蛮刕苦读经文,对于那佛家之道已经有些感悟,而也是从中知晓这万象弑神阵,其来源于经文,来源于天地万物之道。

以万物为身,以万物为本,故此苍鹤方才能够不断的攻击而不损伤丝毫的元力,因为这里,便是他的天地,但是他不知道的是,火焰是毁灭的象征,尤其是加上雷电之力的火焰,是有着恐怖的毁灭性的,它足以毁灭天地万物,焚烧世间的一切。

自然,也是能够炼化这万象弑神阵中的一切,包裹苍鹤的元力和分身。

恐怖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烧着,其中掺杂着交织的雷弧,包裹蛮刕的那些枝条藤蔓,急速的枯萎而后化作灰烬,伴随着这一切,还有着苍鹤的一道道分身。

痛苦的惨叫声,不断的响起,苍鹤的分身一层层爆裂,不仅实力在急速的流逝,其隐藏其中的生命力,也是在被急速的燃烧着。

那起初看似是被困在朱雀风雷翼中的蛮刕,却是享受着这种反虐的兴奋,同样在蛮刕的心中,斩杀苍鹤也是他的夙愿,在听闻雪姬的讲述后,蛮刕已经给苍鹤判了死刑。

“愚蠢的家伙!明知道那小子有焚元芯火还有雷电之力,非得要急于一时取他性命,若是那样耗下去,那小子迟早一死!”不远处的海域中,一道身影悬浮海面上,面色阴沉的低声呢喃着。

火焰燃烧着树木的枝叶和藤蔓,让其火焰更加的浓郁了,一张火包裹着圆球,燃烧着,让其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球,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火球上的枝叶和藤蔓被焚烧化为灰烬,火球便是越来越小。

“叮!”一刻钟后,那惨绝人寰的凄惨嚎叫声,终于是彻底的落下,而后一枚纳戒坠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火焰渐渐散去,露出一个被羽翼包裹的巨大蚕茧,周遭皆是一片灰烬,那包裹的羽翼,缓缓的松开,而后铺展开来。

“呼……!”似是憋了许久,在朱雀风雷翼展开的瞬间,蛮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扭头瞥了一眼周遭一地的灰烬,其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。

伸手一招,地上的纳戒,飘飞落在了蛮刕的掌心,看着那纳戒,蛮刕轻笑道:“放心吧苍鹤,虽然你灰飞烟灭了,但是游龙决不会失传!”

那纳戒正是苍鹤的,而其之中,定然是有着游龙决的武技,在火焰的焚烧下,苍鹤无数的分身,随着那些树木和藤蔓一起,被焚烧成了灰烬。

“嗯?”一股灵魂力,向着纳戒中而去,蛮刕的眉头却是略微一皱,而后急速收回灵魂力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虚空上,与此同时,在孤岛上,仅剩下的一株小草微微的晃了晃。

“悟尘!”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虚空,蛮刕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。

此时那道身影,也是缓缓的,向着孤岛上靠近而来,随着笼罩孤岛的光幕碎成粉末,那道身影落下,出现在了蛮刕身前。

“那蠢货竟然失手了!看来还得麻烦我亲自出手啊!”来人正是悟尘,此时他的脸上冰冷异常,身上散发着一股戾气,完全不像是佛家中人。

摇了摇头,蛮刕轻声一叹,道:“戾气缠身,你已经被杀意充斥失去了本性!悟尘呐,佛家一直都以慈悲为怀,没想到大雷音寺都是没能将你净化!看来你与佛无缘!”

“你没有资格教训我!”悟尘冷眼盯着蛮刕。

“哼!”蛮刕冷笑一声,道:“我知道,你喜欢雪姬,故此方才记恨与我!因爱生恨,本是可以理解,但是悟尘,你心术不正,这是不可饶恕的!”

“你明知道,雪姬是因为苍鹤父子,方才承受了诸般痛苦,但你为了达到一己私欲,不惜和苍鹤联手,助纣为孽想要将我斩杀!哼,你可知道,在那苍鹤面前,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,当然,在我蛮刕的面前,你也不过如此而已!”

看着悟尘那冰冷的脸颊,渐渐涌上一抹狰狞,蛮刕摆了摆手,道:“不急着动手,死,也让你死个明白!”

“你帮助苍鹤恢复实力,并且传授其万象弑神阵来对付我,但你可知道,他也是在打算一石二鸟,如果将我斩杀,那你悟尘也离死不远了!不过现在来说,结果都一样,你会随他苍鹤一起,灰飞烟灭!”

“是那蠢货,太让我失望了!”悟尘面色狰狞的冷笑道:“虽然你蛮刕,从来都没有看得起我悟尘,哼,但我也不需要你来证明这一切!我知道,苍鹤是雪姬的仇人,我是想借助他的手,来杀了你,然后我再将其斩杀,这样便是能够一石二鸟,不仅杀了你,还能为雪姬报仇,到时候,嘿嘿,你死了,我却是帮她报了仇,在最痛苦,最空虚的时候,女人是最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的,而我悟尘,是为她报仇之人,自然我的肩膀,最适合她的依靠!虽然现在,计划因为那苍鹤的愚蠢而有些变动,但结果还是一样的!”

悟尘越说,那股冰冷的杀意越是浓郁,然而蛮刕的脸上,不屑的笑容也是越发的灿烂了许多。

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台州妇科
台州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