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问剑江湖行 第六十九章——暴风雨前的宁静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47:32

问剑江湖行 第六十九章——暴风雨前的宁静

武新城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:“其三,止戈城从一开始建造就是为了迎接战争而准备的,只要在适当地方安排人手,这座城市就是一座战争机器!止戈城此战必胜!”

众人听完后,瞬间信心大涨,都相互吆喝了起来”止戈必胜!止戈必胜!“

武新城抬头看了看夜空,对众人拱了拱手说道:“今夜天色已晚,诸位回去好好休息一下,改日我把众位先天找来一起,在商量战术,各位好汉,请!”说完,武新城就带着弟弟和家奴离开了大院。

议论声中众人也相继离开,月色下,止戈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

问剑江湖行  第六十九章——暴风雨前的宁静

一处房顶,叶笑一人看着天下明月发呆,冰冷的寒风吹在身上,身也冰凉,心也悲凉。随后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嘴角,曲声响起,带着丝丝遗憾,一颗挣扎不休的心促使着手中之剑不停的颤动。

叶笑怡慢慢来到叶笑身后,从身后轻轻抱着叶笑,在叶笑耳边嘟囔道:“没事吧。”

听到声音,叶笑脸上露出丝丝微笑,嘴角树叶轻轻落下,手慢慢的触碰着叶笑怡的脸蛋回道:“没事,那夜雨夜就已经准备好了,只是想不到来的如此之快。哈,怜玉呀.....”一声轻笑,几分落寞。

叶笑怡听到叶笑的笑声,不由心疼的用力的抱紧眼前的少年,在他耳边长长的说了一声:“喂..............。”一个字拖了很久很久,才继续说道:“听到了没,你还有我呢。”

叶笑回身,宠溺的捏了捏叶笑怡的小鼻子,开口说道:“你呀,耳朵都被你震聋咯。”说完紧紧搂住眼前女孩。

两人彼此看着彼此的眼睛,叶笑慢慢低头吻上了叶笑怡。月光下,入冬的夜,冰冷的世界,唯有人心可暖。

武秋月生前所住的大院中,院中一小炉煮着茶叶,旁边摇椅上躺着一人,摇椅不停的摇动,细细一看,原来是紫阳真人,只见紫阳真人眯着双眼,哼着几声不着调的调子。

壶中水沸腾的溢了出来,紫阳真人才回神,慢慢给自己切了一杯,喝下后慢慢自语道:“林啸月,武秋月....你们两人平时就在这里品茶的么,哈哈,两位老友还真是让我羡慕呀。可惜紫阳事情太多,错过太多同你们一起品茶的机会了.....”

随着话语落下,不着调的小调继续哼出,缅怀的回忆中留下了多少遗憾。

叶家药铺中,微弱的烛光中,一个中年男子不停的擦拭着手中的剑,剑中映出了中年男子的模样,正是叶笑怡的伯父叶向天。

“咚咚”几声敲门声音响起,一个声音传来:“爷,天色暗了,该休息了。”

叶向天听到后回了一声“知道了”,门外的人听了转身慢慢离开。

屋内的叶向天,看着手中长剑,低沉自语道:“父亲,二弟,三弟,四弟......叶家的族人,向天要给你们报仇了,若是你们看的到,一定要保佑向天替你们手刃仇敌呀!”

剑光中映出的双眼,泪珠一直在眼中打转,随着微弱烛光被吹灭,再也看不清房内的事情,只能听到一声声微弱的呜咽声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止戈城墙之上,一个长相粗糙的大汉手上却握着一根精细的长鞭,大汉从高墙上看着这座传奇之城,由他守护的城,大汉正是宁虚尧。

“统领,天气太冷了,弟兄们送来酒水,你要喝么。”宁虚尧听到身后传来声音,回身一看是自己亲卫,正拿着一壶酒问他。

“哈哈,走喝酒去!告诉兄弟们,这两天集体休假,想喝酒的喝酒,想回家的回家。”宁虚尧说着,没等亲卫回话就搂住亲卫肩膀,朝着一群守城之人走去。

“哈哈,王二,听说你娘给你找了个漂亮媳妇,怎么不回去暖床去,还留下和一群大老爷们喝酒。”

一群汉子的笑声中,众人不亦乐乎。

只见被问的男子起身正声道:“我媳妇说了!王二的任务是守护家园,而不是守着媳妇!”

听到回到,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不错!我们的任务就是守护着身后的家园,王二,你找了个了不起的媳妇呀!”

听到声音众人看了过去,看清楚来人后,都对着来人行礼道:“统领。”

宁虚尧走了过去,给了每个人一个熊抱,大笑道:“哈哈,不用多礼,我们喝酒吧!一定要醉的不省人事才能离开!”

“报告统领!不省人事已经不能走了,怎么离开?”

“就你多事!”

”哈哈哈。“一群大笑声响起,他们永远是最可爱的人,不是么。

止戈城隐街中,一群人聚在了一起,正是前次叶笑他们前次去遇到的众人。一个拿着撑船老头,一个务农老头,一个种茶的中年妇女,一个做饭的中年汉子,还有医老头和被叶笑怡称作棋圣吴虚演的老头。

医老头率先对着一直在摆弄棋盘的吴虚演问道:”棋老鬼,这么晚了,叫大家来干嘛?“

吴虚演听后停下手中动作,慢慢开口道:”诸位,我们的时间到了,你们还记得当初怎么来这里的么?“

几人听了陷入回忆中,吴虚演最先开口,一声自嘲:”想当初,我以为自己棋艺天下无敌,自能自己和自己下棋,被众人称为棋圣。有一天我下棋时候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叫我和她玩!这不是笑话么!和个小孩子下棋,我听了赶紧叫下人把眼前小女孩带出去。“

说着停了下来,更是笑的大声:”可惜,我才是那个笑话,人家一个小女孩随手抓起两把棋子丢下摆成的棋局,快十六年了,我还破不掉!我呸,真是狗屁的棋圣!“说完对着医老头,调侃问道:”你呢,已经快入土的人了,怎么载在别人手上?“

医老头听了一脸落寞说道:”我年少时候是一个寻常医者,机缘得到一本医书,靠着医书上的医术我闯出了一番名堂。但经常面对死人,于是自己就变的非常怕死,后来就不在医人,每天都来寻找延命之术。“

说着也笑了起来:”哈哈,也不怕你们笑话,找了几十年,从个中年人变成了马上就要死去的糟老头。然后就有个小女孩找上我,说我挺好玩的,说她一直跟在我身后很多年了。我一听,想不到要死了,还被个小孩子笑话,真是....然后接下来和你差不多,她给我延续了生命,而我成为她的新奇物品,她要我做的只是要我找到自己的延续生命之法。“

棋老鬼听了笑了个滚地:”哈哈,你们呢?“

信阳白癜病医院
信阳白癜风
信阳白癜风好的医院
信阳白癜风医院
信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